原创作者: 56539人, 文章数量: 975918条。欢迎广大学者踊跃投稿,好文章还有奖励哦~
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散文精选 > 散文随笔 > 文章内容

太行归来不看桃花

作者: 阅读青春 来源: 网络整理 时间: 2018-03-20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 “晋太元中,武陵人捕鱼为业。缘溪行,忘路之远近。忽逢桃花林,夹岸数百步,中无杂树,芳草鲜美,落英缤纷。渔人甚异之。复前行,欲穷其林……”

   ——陶渊明 (魏晋)《桃花源记》

   为什么要用陶渊明的《桃花源记》作为本文的开头,因为我想用本文来告诉世人,我们貌似已找到陶渊明笔下的“不足为外人道也”桃花源的创作出处。

   怀疑它像桃花源,是半月前崖上太行看雾,偶见路两侧的石头缝隙里挤出了连绵数十公里的野桃树,枝头已绽露出微红色花蕾,我们就料定它们半月之后一定会盛装舞步。至于它们出场是恢弘还是含蓄,因当时雾大无法全睹其生存规模,给我们留下很大悬念,从亲身感受到太行山的峭壁隔绝了世外喧嚣,目睹被曾经人烟废弃的石屋,以及倾听到崖涧的潺潺溪流声,我们以为它与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具有高度的相似性。看看它是否像桃花源,和谐之旅聚贤了两大巴车驴友前来亲身体会。

   也许桃花源习惯于宁静,对外界带来的喧嚣总要表现一下抵触态度,惹得老天爷也配合它故意把脸拉得老长,虽不见雾,天却阴沉沉的,乍暖还寒。终归是春天来了,桃花源即便有抵触情绪,但是毕竟花蕾的妊娠期满了,该分娩了,想不让我们看其真面目都不行。

   春分时节桃花开,桃花“争开不待叶”,成了“冬去春又来”的标签,也是农村农事耕作的时光漏斗,“春分前布好田,春分后种好豆”,农民为此竞相种植桃树。我在农村长大,亲手载种过桃树,更看过各家各户种植的星星点点的桃树花开无数,但是目睹太行山如此浩瀚恢宏、气势磅礴的桃花还是首次。且太行山上的桃花还是野生的,少了一分娇气,多了一分顽强。

   从宝泉景区半山腰的龙口进入崖道,这是一段从山腰绝壁中刨出来的羊肠小道,略显平缓,一边是悬崖,一边是峭壁,穿行其间,壮观与眩晕并存。距离上白云寺,路长约10公里。十里长廊,十里花香;人在花中走,如在画中行。其实不用眼,闭目凝神,也可以聆听到桃花绽开的声音。处处春意盎然,步步暗香袭人,时时美意盈怀。

   低头探视,紧挨路边崖壁,一颗野山桃的花朵正在肆意怒放。凝视其中一朵,粉红色的花蕊下面伸出一根根蛋黄色的触角,仿佛避雷针一样为花蕊预先探知或抵御外界的袭扰,白色的花瓣手拉着手紧紧地把花蕊围在中央。一朵紧挨一朵,挤满了整根枝条,它们像一群才穿上新裙子的小姑娘,骄傲地展示着自己婀娜多姿的身材和新衣裳。完全绽放的,随着微风在枝头上翩翩起舞,竞相媲美;开了一半的,似像睡眼惺忪小公主,被调皮的小男孩悄悄地拉开了后背的裙链;含苞待放的,似像躺在妈妈怀抱里的小婴儿,酣然入睡得正香。看着看着,我自己仿佛也成了一朵桃花,也穿着粉红色的衣裙,依偎在她们的身旁,随着风儿扭动,伴着她们起舞,允吸着甘露,沐浴着阳光。蜜蜂飞过来,告诉我新酿的蜜很甜;蝴蝶飞过来,告诉我昨夜的梦很难忘;小鸟飞过来,为我展吼放声歌唱。

   抬头眺望,太行山完全一片桃花怒放的海洋,一片一片,红里泛白;此起彼伏,波涛汹涌;浑然一体,又单个独立。远远望去,犹如一朵朵巨大的蘑菇,点缀在巍峨的山岚之间。盯久了,山岚泛起白晕,仿佛像一个袅袅婷婷的待嫁女子,正披着一身白里透红的婚纱,脸颊上泛起一圈一圈的红晕,害羞极了。眼睛疲了,再眨一眨眼,蓦然发现山间一片一片的桃花,更像广场上一群穿着旗袍的大妈,打着大花伞在跳舞,旗袍下虽是枯藤,但在花伞的映衬下,却也显得丰姿绰绰,迈着轻盈的步伐,扭动笨拙的身躯,秀着她们的幸福,展露着她们的美丽,表达着她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……

   如果说人工种植的桃花,其美主要在于一片桃林和个别枝头上展现惊艳,那么太行山的桃花之美却是花与山的搭配之美与和谐之美。太行山与桃花相互映衬,美得恢弘,都说太行山以“峻”著称于五岳,而太行山上的桃花无疑为“峻”锦上添花,使太行山嶙峋中饱含风姿,巍峨而不花哨。太行山叠澜起伏,层次分明,太行山与桃花又相互协调,一点也不显得浮躁。缝隙里、平台上,只要能扎下根的地方,都会见到桃花的影子,太行山似花瓶,桃树似插花;花比树高,树比山高;桃花为太行山增色不少。原以为太行山是冰凉冷峻的,其实太行山是有生命热度的。

   在一废弃石屋旁,望着曾经的堂屋、厢房、羊圈、石槽,我惘然若失,陶渊明笔下的“……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。阡陌交通,鸡犬相闻……”的世外桃源生活不就如此吗?不是说人人都向往世外桃源生活吗,他们为何要放弃这无忧无扰的清净之地呢?不得而知!看来,崖上与崖下本身就是一座围城。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”。继续行走,直到上白云寺,在一彩钢简易房前见一对夫妻,心想也许他们就是这桃源的最后坚守人,但是从他们支锅卖饭的商业行为中,我断定他们一定不是“花飞莫遣随流水,怕有渔郎来问津”的隐世高人。

   陶渊明,一个善于布局的文人骚客。一个桃花源,误人上千年。今天,我们即便发现了“桃花源”,但也无法相信其间会有“其中往来种作,男女衣着,悉如外人;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”的人类。相比他蛊惑世人过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的生活,我更愿意践行马克思主义哲学观:世界上没有任何孤立存在的事物,一切事物、一切现象都是互相联系的,整个物质世界就是以多种形式相互联系的整体。人不能活在真空里,历史车轮滚滚向前,谁能抵御得住现代文明的冲击?

   下山时,细雨霏霏。不时遇见一片片的桃花,一阵微风吹来,花瓣纷纷散落,花瓣雨,花伴雨!即便凋谢,也充满了凄美!

   太行归来不再看桃花,因为,太行山的桃花让我感受到世间没有第二处桃源能比过它的美景,太行山之行也让我明白了世间并没有适合在“世外桃源”生存之人类。迎着菲菲细雨,我的心情豁然许多,步伐也坚实了许多。

   (2018年3月18日于悟圆书屋)

上一篇:【原生态淡雅的春色】 下一篇:车到山前必有路

相关阅读

发表文章

最新评论

更多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